安裝客戶端,閲讀更方便!

第76節(1 / 2)





  “为什么?”

  “因为这一行待久了,就很难有成就感。想尝尝自己当甲方的滋味。”

  顾岐安若有所思,也求之不得,“可以。正好老赵他姐的品牌方在找合伙人,你愿意的话,我帮你们引见引见。”

  “不要,”梁昭双手双脚拒绝,“我想靠自己,顾岐安。至少工作上面能不依赖你就不依。”

  因为她有过前车之鉴,知道双方一旦瓜葛上利益相关,感情就很难纯粹了。

  眼瞧着他欲言又止,她小声试探,“没其他意思。”

  熟料这人一低头来含住她耳垂,话音里委屈好多,“昭昭,你肯依赖他也不肯依赖我。”

  “嗯……那等你下辈子托生成我上司,或者生意伙伴?”

  “为什么不能是你给我当助理或者护士?”

  说着,捉开猫翻身压倒她,顾某人臭不要脸地脑洞上线了,医生护士制服play。

  梁昭体力敌不过他,就只能言语分散注意,“别闹!可不可以跟我说说,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?”

  “说清楚,喜欢你还是喜欢上你?”

  “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”

  “不知道。”顾岐安眉眼在她之上,他是真真不知道。

  只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,梁昭已经成了他的不可或缺了。

  从出生起就伏笔在他生命线里的人,

  兜兜转转又柳暗花明的人,

  一个有许多瑕疵乃至小脾气但足够牵动他情绪的人。

  热热的呼吸从她耳垂移去耳廓,顾岐安把这些话一顿一挫地送进去,继而,连说了若干遍我好想你、对不起,如他身体对她最真实的渴求一般,因为过去欠下太多,偿还时总要数以加倍。

  他也清楚她的性子,有些话不肯言说,不如他来主动。

  说到梁昭不得不脸红耳热地捂他嘴巴,“够了,听见了听见了!”

  “光听见怎么够?”

  二人的穿戴齐齐被摘去地上。

  一记迅疾的力道钻进她身体,他喟叹着道,“最好刻进肌肉记忆里。”